黄早安

妄想與幻覺並存。

長亭外,古道邊,
芳草碧連天。
晚風拂柳笛聲殘,
夕陽山外山。

天之涯,地之角,
知交半零落。
一觚濁酒盡余歡,
今宵別夢寒。

聽着聽着,有種車在路上一直往前,沒有盡頭沒有停止的感覺。

越是在明處,反而看不清。

迷蒙。希冀。

在默默喪失。

毋用看清。

難圓。

蔽。

三月將至,雪至今未下,頗想念。

迷霧,撥開,可也不可。

眼裏所看到的世界有多大,心也隨之有多大。

明明知道被困於夾縫,卻不願掙脫出來。

妥協勝過無奈。

放飞你的心。

纏繞束縛著你的是迂腐和世俗。


就是因為很久沒有下雨了,才想起來聽一聽;

依舊是讓人舒心的旋律,哪怕是在炎炎的夏日正午裏聽著……


某些事在悄悄地改變,有些人則漸行漸遠。

Ostrich Syndrome.


春,暖了。

photos:Larry & Joanne

某些宿命,與其打破,毋寧默守。

如果那真的只是一块顽石,任你再怎么雕琢,也不可为玉吧。

喜歡或討厭,真的是很主觀的事。


孤。

你非我想象,

而我也非你所能想象。

只恨落入凡間。

天使落入凡間。

你有多少故事。

何日是歸期。

一夜深秋。

一些安慰的話,說的人很隨意,聽的人不以為然。

1 / 8

© 黄早安 | Powered by LOFTER